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谭琳 > 美国大选观察 为何投川普的选民不减反增?谁该为美国的分裂负责?

美国大选观察 为何投川普的选民不减反增?谁该为美国的分裂负责?

2020美国大选结果揭晓但尘埃未定,川普竞选团队发起诉讼,一场选后动荡似乎在所难免。对于很多人来说,本次大选有太多的意想不到,想不到民调再次出错而且错得离谱;想不到不但没有出现蓝色浪潮,反而民主党在众院失去了更多席位;想不到在新冠疫情和种族暴乱的灾祸之年,面对美国历史上最具争议的政治人物,有着47年从政经验的前副总统居然会面临如此苦战;想不到当川普被一方视为种族主义者时,包括非裔在内的少数族裔支持率却全面上升。Edison Research在投票站出口对1.5万已经投票的选民进行的民调显示,支持川普的非裔选民相较四年前上升了4个百分点,达12%;拉丁裔选民32%,相较四年前上升了4个百分点;亚裔31%,上升了4个百分点;其它少数族裔40%,也上升了 4个百分点。

                                             CNN2016年出口民调

 

按目前的计票结果来看,川普在佛罗里达、爱荷华、俄亥俄三个摇摆州均以显著优势轻松获胜,在宾夕法尼亚、威斯康辛、亚利桑那、内华达也几乎与拜登旗鼓相当。即便在夏威夷、纽约这样的深蓝州川普的支持率也在上升。纽约州的克林顿郡、达奇斯郡和长岛纳苏郡都由蓝翻红。长岛是纽约精英阶层的后花园,也是纽约最富有的地区之一。2016年希拉里在纳苏郡曾以4万票的优势领先川普,而今年川普以6000票反超,在长岛萨福克郡川普的领先优势也从四年前6.9%扩大到今年的12.6%。从投票总数上看,2016年川普共获得6298万票,而今年已经获得超过7100万票,上升了13%,种种迹象表明相较四年前,投票给川普的选民变得更多而且更多元。

 

如果说四年前,川普当选是因为他是政治素人,人们不了解他的执政风格,期待他为美国政坛带来改变的话,那为什么在其执政四年,瑕疵毕露之后,投票给他的选民不减反增?为什么工人阶层不拥护一个本该代表他们利益的政党候选人,而坚定支持一位亿万富翁?为什么华尔街股市飙涨,不是因为蓝色浪潮,而是因为没有出现蓝色浪潮?

 

有民主党议员认为,是因为该党极左派的激进政策导致了今年选情受挫,其中又以“绿色新政”和削减警察经费为最。而前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杨安泽在CNN的节目中表示:在工人阶层的心目中民主党所代表的是东西两岸都市精英的利益,并常年把文化冲突等议题置于改善民生之上。他还指出,如果民主党不能认识到这个根本性的错误并修正,将陷入更糟糕的局面。

 

 

 

那投票给川普的选民是否就是盲目崇拜?他们为何要做此选择呢?出口民调显示,投川普的选民中仅有27%的人认为他具有准确的判断力,只有23%的人认为他能团结这个国家,但有71%的人认为他是个强有力的领导者,有49%的人认为川普关心自己所属的群体。

 

 

在更看重总统的执政理念还是个人修养这个问题上,投票给川普的选民中有52%的人认为总统的执政理念更为重要。在哪些社会议题决定你投票给谁这个问题上,投川普的选民最关注的是经济,占比82%,其次是犯罪与安全,占比71%,而投拜登的选民最关注的是种族平等,占比91%,其次是新冠疫情占比82%,投川普的选民仅有14%认为新冠是重要议题。可见选民对自己心目中的总统候选人有着极为不同的评判标准,这也说明来自不同社区不同阶层的选民有着截然不同的现实需求。

 

 

在美国这样一个联邦制的国家,总统行使的是有限权力,在国家层面有国会和最高法院对其进行权力约束,而在地方层面,政务都由州府决定,总统基本无权干涉。因此在很多选民看来相比总统,国会议员和地方议员的任命更为重要。民主党在众院失去多个席位说明很多选民不再认可其政策方向。比如本次大选,在民主党执政的新泽西和加州对华人最为关切的议题进行了全民公投,新泽西通过了大麻合法化议案,而加州则否决了公立大学招生恢复平权行动的议案。虽然大多数华裔都是民主党的支持者,但无论是削减警察经费、大麻合法化还是教育平权,这些政策的推进势必会导致华裔选票的流失。

 

或许拜登入主白宫共和党控制参院,一个权力制衡的政府对于两党选民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但在我看来,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如果仅能代表一半民众的利益都称不上是一个成功的政党。无疑今天美国社会的极度分裂是党争对立的结果,但越来越具政治倾向性的主流媒体对此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几乎所有民调预测都显示,拜登将以极大优势赢得大选,而现实再次令民调显得毫无意义。民调的失准究其根本,是美国媒体如今所营造的政治舆论环境扼杀了不同的声音。当《纽约时报》评论版主编因允许发表与非裔遭遇系统性歧视观点相左的文章而被迫辞职;当芝加哥大学教授因发推不赞成对警察撤资而遭到多名学者谴责之时,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范畴已经在政治正确的框架下被重新定义,人们不再轻易表达自己的想法和异议。一个无法真实呈现舆情的社会又何以准确预测选情?

 

新闻媒体是社会纠错机制中至关重要的一环,它本应在舆论监督、反映民生、促进社会沟通融合等方面发挥重要功用。但当下越来越多的美国主流媒体为了构建舆论阵营放弃了客观中立,其结果是单一的受众群体和不断降低的公信力、影响力,这也动摇了实现其社会纠错功能的根基。阻断了在公众平台让美国社会不同观点相互碰撞、理解、融合的可能性。因为观点的对立和报道的偏颇,红蓝两党的支持者对另一方的媒体都表现出极度不信任,令不同政见者更难以倾听对方,隔阂不断加深 ,两极分化愈加严重。

正如大选第二天《纽约时报》评论员David Brooks的推文所述,“这是巨大的失败,我们依然不能洞悉这个国家另一半的声音”。

 

 

再看美国民间,左右两派互为对立,彼此贬低,东西两岸的都市精英们也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与种族歧视同样危险的是阶层歧视、文化歧视。如果美国社会不能对本次大选的川普现象进行自我反思和修正,社会矛盾和两级分化还会日益加深。

 

 

 

 

 

 

 

 



推荐 18